Click
搜尋
Close this search box.

《貓咪殺手 CAT KILLER》貓咪復仇反殺人類,異世界穿越尋貓之旅【漂流者工作室-ARROW原創奇幻小說】

小說封面

作品介紹

虐貓少年反被流浪貓虐殺,為了找回失蹤的貓咪,來自異世界的尋貓之旅。

貓咪殺手CAT KILLER ,(簡稱:貓殺) 是漂流者工作室站長ARROW愛羅,為方便讀者認識主要角色,於2024年創作的短篇小說,長篇故事於2010年期間便開始創作至今。

作者簡介

ARROW 愛羅

漂流者工作室站長ARROW主要創作穿環和紋身主題的插畫,名字Arrow是英文的“弓箭”,與作品的銀白金屬和民族風的穿環元素呼應,也有「穿越困難不斷前行」的意思。

穿環藝術

使用手機和手指畫畫,寫作跟架站是因為從小習慣獨立旅行生活,獨自旅居於海外,記錄生活中發生的大小事,就由寫作讓讀者更認識繪畫中的角色故事。喜歡美國黃金時代的廣告插畫,和金屬質感的飾品,繪畫特色是如同電影海報般,光影感強烈的手繪風格,和性感的異域男子。

2024 漂流者工作室,貓咪殺手小說角色插圖,哈迪薩克雷斯
2024 漂流者工作室,貓咪殺手小說角色插圖,哈迪薩克雷斯

登場角色

⚠️故事內容適合15歲以上觀看,包含BL成人向元素,純屬虛構與真實存在之人事物無關,如有雷同純屬巧合,本網站未授權於任何單位轉載,使用網站插圖及文字內容,如有相關盜用情形請協助檢舉。

01-貓咪的復仇

夜晚,一群少年們剛虐殺完許多流浪貓,又追著一隻白貓想要抓住牠,這時白貓突然跑進了巷弄內,在無人的死路,被一群少年抓住,少年狂妄的笑著,準備把眼前的貓咪大卸八塊。

突然白貓的身體開始逐漸變形,少年的笑聲戛然而止,驚恐的把貓咪丟到了角落去,發現貓正面的看著自己時,竟然沒有雙眼,且四肢開始伸展,變成了黑色人型的身體遍佈著熔岩的血管,尾巴同時消失,當它站立起來時,已經成為了一個人形的怪物。

少年慘叫著大喊還沒來得及跑,怪物就撕扯開了少年的身體,接著對著少年拿來直播的攝像頭開始笑。它的笑音低沉而嘶啞,就像是從地獄傳來的嘻笑。

隨後他開始遊走於黑暗的街道,尋找著獵物。牙齒鋒利如刀,它的手掌上長滿了鉤爪。每當它找到一個人,它就會無聲地襲擊,將獵物的生命吸取殆盡。

直播中的畫面傳遍了全球,人們驚恐地討論著這個怪物的存在。政府派出了特工,科學家們也在研究著它的來歷。但是,怪物總是能夠躲避他們的追蹤,它的行蹤總是神秘莫測。


為了得知這個未知的生物是從何而來,在一座昏暗的古墓裡,一群政府派駐的考古學家,圍坐在一張大木桌旁。古老的卷軸和灰塵飛揚的古籍散落在桌上,被暖黃油燈的微弱光芒照亮。

「我們已經搜尋了每一份歷史文獻,每一處古代遺跡。都沒有提到這樣的生物。」

「如果答案存在於你們的世界之外呢?」

話音剛落,房間裡的目光就都轉移到了我的身上,我靠在刻滿異世界文字圖騰的石柱上,勾起了嘴角。



「正是如此。而這就是你的角色,哈迪•薩克雷斯博士。」



我回想起自己來自異世界時的模樣,穿越到這個世界,協助這些橫跨在兩個世界時空間的古墓中,尋找破損的文物,送回博物館收藏的考古學家。



「這個文物和那個生物有關聯,如果使用他的話或許就可以阻止他的殺戮。」



我拿著被飾品盒裝著的文物,想和他們進一步說明的時後,突然聽見門外傳來了聲響。



一群身穿著異世界的服裝的盜墓賊,手持武器朝我們襲來。



我拿出了匕首應戰,割斷他們的喉嚨,解決數個同夥,腹部卻被一刀劃破鮮血流淌,我咬緊牙關。



「把它帶走!」我大喊一聲,考古學家們匆忙將我拋出的文物接住帶走。



獨身一人如同黑暗中僅存的餘光,在刀光下閃耀,讓鮮血隨著刀身濺滿墓地,永遠長眠於此。



隨著夜色的深沉,我感到一絲疲憊。我閉上眼睛,讓自己的意識從這個充滿死亡和陰影的世界中抽離,飄向一個更加平靜的地方——我的家。

02-尋找貓咪

「喵喵喵喵!」


聽見早晨的呼喚,我伸了伸懶腰,揉了揉眼坐起,掀開了蓋在身上的被單,赤裸的腹部跟手臂上纏繞著繃帶,一絲不掛的走出舖設著木地板的房間,走到了廚房,打開櫥櫃翻找著,拿出了一包貓飼料和幾條肉
泥。


接著打開陽台的門,映入眼簾的是被日光映照著的防護網,和舖設著草皮的地面,上面有我蓋的貓咪小木屋,跟牆上的一層層貓跳台。


一團團毛球們本來在平台上做日光浴,從平台跳下,或從貓屋鑽出,又或是從貓跳台一層層跳下朝我跑了過來,圍繞著我,看著我手裡的肉泥「喵喵喵」的叫。


我笑著蹲下身子摸了摸牠們的腦袋瓜,先把飼料倒進自動給水飼料機裡。


接著撕開肉泥,陸續沾一些到手背上,把手背放到一團團毛球面前,看著牠們大塊朵頤,用粗粗的舌頭舔在我的手背上。


「喵~~」


見肉泥沒有了毛球們眼巴巴的望著我喵喵叫,我微微勾起嘴角,溫柔的撫摸著牠們的小腦袋瓜,打開陽台的門走回到了室內,前往浴室洗了洗手消毒。

沖洗著臉,用毛巾擦拭著露水的同時,看著鏡中的自己,那光頭上的太陽紋身,和金色的眼眸,鼻樑上用
來遮掩從軍宣誓時,用匕首親自刻下的,用金色縫線縫起的傷疤的繃帶。



我打開了化妝鏡,從背後的收納櫃裡拿出了醫藥箱,接著解開了腹部的繃帶,看著那被人直插入我腹部深處的刀傷,處理著傷口。

「嗚…」

消毒和處理傷口的過程中,疼痛感讓我忍不住數次咬牙忍耐,換好繃帶後,關上櫃子前拿起一包菸抽出了一根,再拿起打火機點上,關上了鏡子走到了窗邊,依靠著窗戶抽了起來。

在散去的菸中,我看見另外一邊的窗外,陽台上的一團毛球看著我「喵喵喵」叫著,側身躺下來討摸摸,我愣了一下,笑了出來,把菸往放在窗台邊的菸灰缸滅了,走回了陽台。


閉上眼埋入了牠柔軟的腹部裡,吸潤著,輕笑著,撫摸著牠柔順的毛,感受著腳邊也被貓尾巴跟毛球們圍繞的幸福。

穿越公園走到了公車站,預定出發的公車已經在站台,我走上前詢問司機:「可以刷卡上車了嗎?」司機
吃著飯糰,隨口說了聲:「上啊。」


我刷了卡坐到座位上,公車上已有零星的學生,幾分鐘後公車開動出發,我看著公車延途駛過車窗外的風景,市區裡許多的店家還沒有開門,路上只有少數的車輛,還在漫步至學校上學的學生、佇著拐杖散步的老夫妻,和一輛輛駛過的公車。


我按了下車鈴,公車準備在下一站停下,我走上前刷卡,司機停妥後說了聲「好了」,接著打開車門,我說了「謝謝」擦身而過幾個趕著上車的老婦人,步行前往下一個轉乘的公車站。


沒多久後公車抵達,我走上車刷卡時,司機和我道了聲「早安」,我也說了「早」,就坐到了一旁的座位上,沒多久後公車開動,從樓房的街景到過橋一陣子後,駛向只有農地的郊外,越過快速公路高架橋前的道路上。


我在抵達高架橋前的公車站前按下了下車鈴,司機停下後,開了車門說「東西要記得拿,小心,看旁邊有沒有車」,我笑著說「好的」。

下車後,延著機車道走了會,便來到了一處位於高架橋下,被高聳的鐵皮圍繞的回收場,門口貼著公務機關要地,非工作人員請勿進入的告示,一群清潔員正收拾著回收車載運來的回收物品,分類於回收籃中。


空氣中彌漫著臭味,蒼蠅紛飛,四處是玻璃碰撞碎裂,和汽車路過高架橋的聲音,重型機具挖起廢棄的塑膠裝進集裝櫃裡的操作聲響,地上散落著被壓扁的鋁罐、紙箱和滿地爬的螞蟻。


我走到回收站的後方,一張方桌旁,圍繞著幾個清潔工坐在款式不一的辦公椅上抽著煙,喝飲料,坐在最前頭的看似領班的人,抬眼看了我一眼說了聲「過來」,就把嘴裡刁著的菸放到了桌上的菸灰缸裡。


他站起身來,拿出放在堆滿尖嘴鉗、剪刀等工具的塑膠桶,從裡面抽出一把長刀,接著領著我到堆放著廢棄彈簧床墊的角落,割開床墊的側面,從裡頭拿出了一樣用黑色的塑膠袋包裝的東西,遞給了我。


我將收到的物品放於胸口的暗袋,便搭乘公車返回了市區,下公車後,過了馬路,我來到了一間位於隱密巷弄內的貓咪酒吧「Cat Bar」。


推開店門口的玻璃門,清脆的搖鈴聲響起,我走進酒吧內,有好幾隻貓正趴在餐桌上睡午覺,聽見聲響抬起頭看了我一眼,就趴下繼續睡。

設有酒牆的吧檯內,一位穿著可愛貓肉球圍裙,搭配著一頂帶有貓耳朵造型的帽子,有著貓咪圖案的包手刺青,留著大鬍子的肌肉男正在調製飲料,我走到吧檯前點餐。


「來杯冰的卡布奇諾和肉球蛋糕。」


點完餐後,我坐在吧檯的座位,摸了摸正縮在吧檯上睡午覺的三花貓的屁股。


過一會後那雙有著貓咪刺青的包手將我的餐點送上桌。我看著眼前以鮮奶油蛋糕為基底,搭配可愛立體粉嫩的肉球蛋糕,微微一笑,像是用手術刀切開人肉一樣,俐落的切開蛋糕,出現了軟嫩的布丁,卡布奇諾上加上了貓造型的薄荷冰淇淋,旁邊還有貓尾草造型的攪拌棒。


這時在一旁睡覺的貓咪抖了抖耳朵,伸了伸懶腰,湊過來想喝,我笑著把玻璃杯拿遠,又有另一隻黑貓從另一邊跳上桌,想突襲我的肉球蛋糕,我又把盤子拉到一旁,拿起叉子把可愛的肉球蛋糕一口吃下。


享用完美味的餐點,我伸手從吧檯下的置物抽屜拿出了手機,播通了通訊錄裡唯一的電話號碼,確認電話
接通後,我勾起嘴角輕喊了聲:「Sexy Cat」

電話的另一頭傳來了機械的聲音。


「20億的委託費用已經到帳,務必安全送往指定地點。」


「Meow」

夜幕再次降臨,我離開了那個充滿溫暖和喵嗚的空間,踏上了尋找答案的旅程。我知道,無論前方等待著我的是什麼,我都必須面對。

03-貓咪夥伴


夜晚我離開酒吧,去超市採買了貓咪的飼料,和食材,幾罐啤酒、飲料,還有菸,一些生活用品,正當我想著晚上該料理什麼好吃的時後,回到我那有兩層樓高的獨棟透天別墅時,我看見門口鐵門的地板上,放上了被撕咬開身軀,鮮血隨著內臟流出的老鼠屍體。


我先是愣了一下,接著露出了微笑,推開家門看見屋內的燈已經被打開,我從玄關脫下了外出時穿的靴子,走到客廳,看見一個穿著寬鬆的帽T,身高約150多公分黑色短髮的男孩,正在廚房拿出沾板切菜。


我將採買的用品分門別類,打開冰箱把要冰的食物放進去之後走進房間,看見一名有著220公分,體型壯碩,擁有水綠色的肌膚,耳朵是魚鰭形狀,面戴著黑色崁入翠綠色寶石的盔甲面具,上身赤裸的魚人躺在我房間的雙人床上,開著暖黃色的床頭燈,在昏暗的燈光中閱讀書籍。


我緩緩脫下了自己身上的衣物,解開了皮帶,讓褲子從腰間滑落下,露出腰間跟手臂上被繃帶纏繞的傷口,裸著身子去浴室洗澡。


我轉開了水龍頭,溫熱的水從掛在牆上的蓮蓬頭流出,周圍散發著熱氣,水流到傷口的時候,還隱隱作痛。


這時,我聽見浴室的門打開的聲音,還有腳下踩著水的腳步聲,正靠近著我,接著一雙健壯的水綠色的手臂從背後抱著我,發出了柔和的綠光,身上的繃帶消散,刺痛的感覺也消失,當我再次看見自己的腹部時,傷口已經癒合。


我仰起頭,看著眼前就是剛才躺在床上的那名魚人,同時也正望著我,總是冷漠的那張臉,突然親吻上了我的唇,感受到了他的溫度。


「少爺…啊…」


水霧繚繞的浴室裡,被我稱之為少爺的魚人,從背後讓我用手撐壓上浴室的瓷磚牆,用那雙有著魚蹼的大手,愛撫著我的後庭,手指一次又一次的抽插著,清洗著我的下身,令我忍不住發出了陣陣呻吟。


洗完澡後坐在客廳的廚房裡,這時剛才的男孩已經將晚餐煮好放在桌子上,正清洗著剛才料理的用具,我和少爺拿起餐具,開始享用晚餐。


我看著眼前的蛋包飯用番茄醬畫上了貓掌的圖案盤子上還有很多貓咪的盤繪,跟花椰菜還有紅蘿蔔,對著一旁剛才料理這份蛋包飯的少年笑了一下,他正自豪的露出虎牙,品嚐著自己剛煮好的蛋包飯,露出滿意的笑容。


我拿起了擺放在餐桌上的銀色湯匙,從中間劃開了蛋包,從裡頭流出了濃郁起司醬和熱騰騰的米飯融合在一起。


我用湯匙挖起了一勺飯送入口中,雞蛋的鮮甜,和酸甜的番茄,跟香濃的起司在口中化開,令人忍不住勾起嘴角,一口又一口的吃著蛋包飯。


坐在我對面的魚人少爺,優雅慢條斯里的品嚐美味的蛋包飯,我總是目不轉睛的欣賞著,他品嚐著料理的模樣。


待用餐完後,少年將我們的餐盤,端到了廚房去清洗,擦拭桌面,我回到房間,將今天早上前去取得的物品,拆開了黑色的包裝袋拿出,裡頭就是當時在古墓中我交給考古學家的絨面飾品盒。


我輕輕將飾品盒打開,一對金色的貓眼寶石,放於盒中,發出了璀燦的光芒。


我望著這對寶石,想起小時後流浪在異世界街頭的過往,曾經和某個擁有貓耳白髮的少年一起生活,他的雙眼就是這對寶石。


同時回想起當時和我一起生活的他,被人類抓住奪走了雙眼,後來身染重病,只能在一旁無助的照顧他的無能的我。


就在感覺眼淚快要奪框而出的時後,感受到一隻大手摸了摸我的頭,我愣了一下抬起頭,看見少爺在房間的窗台拿出了雪茄來抽,輕撫著我。


菸霧散去時我看見對面的陽台上,剛才正在清洗餐具的少年,已經打開了陽台的燈正在幫我餵貓,用貓語和貓咪們對話著。


「喵~~」


「喵喵喵~」


本來在笑的臉,抬起頭看見我,露出了擔心的神色。我露出了笑容,他才愣了一下,也放心的笑了出來。

找回貓咪


隔天他們兩個要返回異世界的時候,我忍不住在玄關抱緊了他們,喊了他們兩個的名字。


「荷伯斯少爺,烏魯克,我一定會平安回去。」

少爺甩開了我的手,俐落的穿上了西裝外套。

「當然了,你要是沒有回來的話,就是要把你的手腳砍斷,我也要把你帶回去。」

就直接走出了大門,烏魯克笑了一下,接著回頭溫柔的對我說。


「我會等你回來的,哈迪。」

隨後就變成了一隻小黑貓,晃著他那條可愛的貓尾巴,跟著少爺一起消失在門口。

少爺和烏魯克離開後,我搭上了前往目的地的公車,在快到目的地的路上按了下車鈴,司機卻直接開過站牌,看到我走上前要刷卡才想到。

「啊!對!有人要下車!」

連忙倒退了二公尺,我笑了一下說了聲:「沒事的謝謝您。」


走下公車後,我來到了一座人煙稀少到連公車司機都會錯過的博物館站,走入博物館,管理員看見了我,將我引領到博物館後方的地下室,沿途走過了鑲滿古老花磚的牆面,各式各樣擺放在博物館裡的文物。

管理員帶著我來到一座大型的金庫,我拿出了在古墓中取得的貓眼寶石,管理員將石頭崁入了一座貓的雕像之中。


我看見雕像的上方是一幅巨型的市長的畫像,撫摸著他的大腿上一隻背對著畫面的白貓,眼前這座雕像,就是根據這隻貓的外型做出來的。因為公眾身分事發牽扯到市民的安危,雖然身為愛貓人士對於虐貓人痛恨至極,礙於身分不能被發現,所以委託了少爺,協助尋找能夠安撫貓咪的寶石。


當我聽到少爺交代的委託是關於無眼的白貓時,我內心已有數,正當我想著是否還能在見到他,又或者是藉由寶石讓他變回普通的貓咪從此平靜的生活,我走出了博物館,準備搭上返家的公車,卻突然看見一隻白貓,往博物館旁的花園跑去,我連忙跟了上去。

在花園有一座噴水池,傳來牛娃和鳥的叫聲,剛才那隻貓就背對著我坐在花園的空地上,我緩緩的走近他,正想撫摸的時後,卻發現他的身體開始變型,周圍的樹叢鳥鳴四起,拍動著翅膀飛散。

白貓的尾巴消失,四肢伸展著,變成了約200多公分高的黑色人型,皮膚遍佈著熔岩的血管,黑暗的面部露
出了佈滿利牙的笑容。

我衝上前去緊抱著他,哽咽的笑著說:「酷雷我們回家…」


「我想把人類全部都殺光。」


「包含我嗎?」


「對。」


突然感覺臉頰一陣刺痛,我緊閉上眼,用手指撫上了臉看見了鮮血,瞬間被利刃劃破流出了鮮血,臉上的繃帶也被劃開。


「我哪天可能也會殺了你,最好不要帶我回家不要忘了,我也只是一隻貓,不是什麼聖人。」


我只是微微一笑擦去了血痕。


「你怎麼不直接把我殺掉就好?你明明就做得到。」


他勾起嘴角,然後說:「如果殺了你的話,荷伯斯絕對會把我殺了,這樣我就不能把全人類都殺光,再去死了。」


「你倒是很清楚嘛。」


正當我還沒反應過來時眼前一片的噴水池一片水龍捲捲起,少爺橫空飛出用腳肘踹上了酷雷的臉,酷雷瞬間飛了出去撞斷了一根樹幹,倒在花朵盛開的花園之中。


「喵!」


這時貓咪型態的烏魯克,也從花園的草叢裡跑到我身邊,跳到我懷裡,我將他一把抱起,他用貓舌頭舔了舔我臉上的傷口。


「現在的你很幸褔啊,那就好了。」

我聽見了酷雷的聲音,看見他撐起半身在花叢中傻笑的望著我。

我走上前去,將酷雷拉起,讓他的左手穿過我的肩膀把他扛回家。

05-與貓咪的相遇

回想起十五歲的那年陰天,我在街角發現了他——一隻被遺棄的貓,眼睛因為是由寶石變化而成的,因此被人摘除,留下了空洞的傷痕。他的哀嚎刺痛了我的心,我知道我不能就這樣走開。我輕輕地將他抱起,帶到了河邊,那裡的水能夠清洗他身上的傷與污穢。



我小心地為他清理傷口,水流帶走了血跡,也帶走了他的痛苦。我對他說:「你要堅強,要像這河中的石頭一樣,經得起時間的洗禮。」我想了想,給他取了一個名字,一個能代表他將來堅強生存下去的名字。


「酷雷·萊因斯坦,」我輕聲說道,「酷雷,是因為你的生命力就像地心的熔岩一樣強大,不屈不撓。萊因斯坦,是因為你將會像石頭一樣堅硬,無論何時都不會被打敗。」



那時酷雷似乎感受到了我的決心,他的喵嗚聲中帶著一絲安心。從那天起,他就成了我的伴侶,一起面對這個複雜的世界。

「你還是跟以前一樣沒有變,哈迪。」

我笑了一下接著說:「你倒是變了很多,從只有手掌那麼大的小貓咪,變成像現在這麼大~」

我邊說邊抬起頭望著酷雷。

酷雷問我說:「你不喜歡成貓嗎?」

「喜歡啊。」


06-帶貓咪回家

夕陽落下之前我們回到了異世界,回到了少爺的東海龍宮,一打開大廳的門我就看見我的雙胞胎「爸爸們」,坐在大廳的沙發上享用下午茶。

「你回來啦,哈迪。」


穿著黑色軍服的父親,一面品嚐著他最愛的奶茶,一面看著我把酷雷扛進來說。


「帶了寵物回來啊~好可愛~讓爸爸看看~」


穿著白色軍服的父親,正幫自己的哥哥倒他最愛的奶茶,走上前摸了摸酷雷的頭。


本來總是狂笑的酷雷,突然露出了有點乾尬又害羞的表情。


「父親大人,他就是我提過的酷雷!」


「啊~那隻可愛的小白貓啊~」


爸爸一面笑,一面繼續溫柔的摸著酷雷的頭。


「你不怕我嗎…不覺得我是噁心的怪物嗎?」


爸爸聽見酷雷的問話,愣了一下,困惑的歪著頭說:「怎麼會…酷雷很漂亮啊…這美妙的可以瞬間把人體撕裂開來的爪子…能一口咬碎頭骨的利牙…還有這遍佈著黑色軀體的血管,全部都很美啊…」

爸爸一面說著,一面陶醉的撫摸著酷雷身上的部位。


這時酷雷突然變回了貓的型態,走到了爸爸腳邊蹭蹭,抬起尾巴喵喵喵的叫撒嬌。


爸爸見狀笑了出來,坐回了沙發上,溫柔的拍了拍自己的大腿說:「來酷雷~來~」


酷雷一躍跳到了爸爸的腿上,任由爸爸撫摸著他,揉了揉下巴和額頭,開心的嚕貓。


我看著爸爸撫摸著貓咪時,溫柔的笑容,想起不久前才差點永遠失去他,因為那個時候做為醫者的爸爸想要趁年紀大了去尋找禁忌的古代文物,治療人們的傷痛,不惜犠牲掉自己的生命。


但其實自然生命都有其法則,貓咪的壽命比我們還要短上許多,趁還活著的時候感受生命此刻的美好,才是我們必須運用一生做的功課,所以我成為了守墓人,為了把爸爸給帶回來,也因此和另一個世界有了聯
繫,才找到了酷雷的下落。


烏魯克見到平常待的VIP區被佔走了,有些生氣的走過去哈氣。但酷雷沒有理他只是縮成肉球繼續睡。


我笑了一下,跑過去摸了摸他,抱著親吻了他一下,就帶他回房間去了。


「烏魯克還記得我是在哪裡撿到你的嗎?」


烏魯克聽了有一些不耐煩的翻了翻他的小貓眼,接著用人聲說話。


「以前我們兩個在古墓打架的時候,有一場風暴來襲,本來一直關著我的盜墓團被滅團了,你就把我帶回家養我。」

我聽著烏魯克說著過去發生的事,開心的笑了一下說:「那個時候能夠撿到你真是太好了。」

烏魯克突然愣一下,然後別過頭去,接著站了起來朝我爬過來蹭蹭,就這麼縮在我盤起的大腿之間不離開了。

END

評分者:ARROW&HADI
評論分數
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