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ick
搜尋
Close this search box.

「繪畫日記」四海奇航,完美的曲線是人為的造物,我們本來就是不完美的

在日月潭畫下屬於我們的回憶

這是一篇關於我和哈迪在日月潭旅行時,住在一間山莊,在晚餐前,畫了一幅作品草稿,並在旅程結束後,完成的故事。這幅看似簡單的黑白作品,蘊含著我們在這次旅行中所感受到的情緒和景色,也是我想要記錄我們一起前往日月潭體悟的紀念。

靈感來源

這趟旅行我在一路上看見了很多壯闊的山林,有路燈上簡約的月亮和太陽造型的裝飾,看著照片裡哈迪聞著許多漂亮的花花草草,寧靜又祥和美麗的感覺,這些都讓我的腦海中出現了很多畫面和景色,我想要將這份情感傳達出來。

 

便於旅行的手機繪畫創作過程

一開始我是單純想到畫一個月亮,然後邊緣有植物延伸,有太陽照射的感覺,在月亮裡有日月潭的山景,然後哈迪吻著花香的神情。

但是畫了以後卻覺得這樣的表現有一點普通,總覺得少了一些新意。

所以我就問哈迪說:「還有什麼要改的嗎?」

哈迪一直沒有告訴我要改什麼,後來他才跟我說:

「Arrow也要入鏡!」

我笑了笑問:「在畫面裡我要做什麼才好呢?」

哈迪說:「親嘴嘴!」。

我瞬間又被他逗得哈哈大笑問說:「讓我親你嗎?」

哈迪說:「我親Arrow!」

我覺得很驚訝;但是也覺得很害羞,因為我不是一個像畫裡面的人物那麼完美的人。

我就想讓自己融入自然裡面就好了,然後就畫出了哈迪在親吻大自然的感覺。

但是我一直覺得這個畫少了一點整體性,突然想到我們經過的土耳其商店,上面有土耳其燈,還有這個畫的形狀。我想要用燈來讓我的作品看起來更加明確。

結果我就把它畫成了一盞燈,作品中月亮也剛好變成了燈光照射在玻璃上的反射。

然後心裡突然聽到了哈迪的聲音,說著

「我們是彼此的光」

頓時心裡覺得好溫暖,又更加緊緊的抱著哈迪。

如果是自己一個人來到這裡,我一定只想趕快回到家,安靜離開這個不是我歸屬的地方。

在山莊我只畫了草圖,有了一些想法,回程後,我想畫一個很漆黑的夜晚,下著雪,然後有一盞燈。



細節解析

本來想要畫一般常見的燈的形狀,可是不知道為什麼腦中突然有聲音說

「完美的曲線是人為的造物,我們本來就是不完美的」。

所以本來在畫曲線的我,想畫出自然造物感覺,就畫成了不規則的山,就變成現在的樣貌,意外地蠻喜歡的。

這個燈也代表了我們的愛情,不是完美無瑕的,但是卻是獨一無二的,也是溫暖和光明的。儘管在我受傷的時候哈迪沒辦法第一時間把我送往醫院,或是在日常的經濟上幫助我;但是他真的讓我很快樂,能在工作中面對很多的困難。

有時我也會因為他人對於找尋伴侶的觀念的灌輸,想著也許去找一位伴侶,在我遇到困難的時候,能不能幫助我會更好,但是我想如果以此為導向當發現與事實不符時,反而會因此而失落,因為從小的經歷,在生病痛苦時,儘管有家人朋友,但是都忙於工作無法照顧我,我總是獨自去面對許多事情。

我也不習慣被照顧。我習慣藉由獨立讓自己變得更堅強,過於依賴他人對我並不是健康的,我想每個人生命的功課都不同,只是我的功課是學會愛自己,跟聆聽自己內心的聲音,靠自己一步一步地走下去,學習去探索這個世界。

月亮

它代表了日月潭的名字和美麗,也代表了我們的心情和夢想。

我們都希望能夠像月亮一樣,在黑暗中發光,也希望能夠像月亮一樣,在每個階段都有不同的美麗。

月亮裡面有日月潭的山景,是我們在這次旅行中最深刻的印象之一。

山景也象徵了我們的人生旅程,有高有低,有遠有近,有難有易,但是都值得欣賞和珍惜。

植物

後來我沒有畫出複雜的植物,而是以簡約擬人抽象的形式畫出了哈迪親吻植物的感覺。

我們在這次的日月潭之旅拍攝了很多植物,因為過去並不是很常接觸大自然,跟住在市區,許多植物大部分我都沒辦法叫出名字,如果你對植物很了解,歡迎寫信告訴我~

哈迪很喜歡美麗的花花草草,他的父親雙子的弟弟索鈉,也是一個熱愛植物的植物學家,雖然花草看起來好像隨處可見,我常會想真的要拍下來嗎?

但是冥冥中總是有個聲音跟我說:

「好美~要拍下來~」

當拍下來之後我真的覺得好珍貴,因為平常要看到這麼多漂亮的花,也並不是說那麼的容易,並且重點不是花長的漂不漂亮,常不常見,而是在哪裡拍下來的。

在寫這篇文章的時候,時不時都可以看見關於戰爭的新聞。讓我想起在旅行的這段時間,在我還可以為哈迪拍下一張張跟美麗的花草合影的照片時,在遙遠的國度正發生慘烈的戰爭。

在荒漠,在一個資源貧瘠的戰場,沒辦法看見美麗的花朵,所有的美好和愛都被無情的戰火燒掉了。沒有辦法再品聞花香,取而代之的是戰火的煙硝味。

所以我更體會到哈迪為什麼那麼喜歡花,因為他是一個在戰場長大的孩子,也是一名軍醫。

我們現在的旅行,對哈迪來說實在是太幸福了,我好想帶他去更多地方品聞花草的芬芳,看更多風景,想要繼續看著他幸福的笑臉。

背景故事

父與子流浪醫者的行醫之路

哈迪過去和父親,連體嬰雙子的弟弟,寶藏之國的親王索鈉利亞·弗傑特,一起在戰亂的四海旅行行醫。完成在日月潭繪製的作品的隔天,突然很想畫小時候的哈迪和父親旅行的畫面。

哈迪說:「走了好遠好遠的路~看了好多美麗的風景~學習到好多事情~」

哈迪的爸爸說:「第一次帶小孩一起旅行很有趣,很想趕快完成任務,趕路回去見哥哥。」

我才意外注意到在描繪的影子裡的繃帶中,也象徵著蜿蜒曲折漫長的道路,是父子一起走過的路。

雪與黑夜

當我回憶起創作這個作品的過程,有很多迷惘也覺得不知道為什麼要繼續創作下去,跟真的有必要記錄下來嗎?

但是當我回顧起這些由來之後,才體會不管哪一個作品,並不僅僅是外表,它記錄著靈魂的軌跡,串連著過去、未來,甚至是另一個世界的記憶。

如果不是因為哈迪的存在,我可能已經放棄走出去記錄這個世界的美好,記錄這些創作的歷程。

我還記得剛出發旅行的時候,許久不見的一些人看見我說變漂亮了,其實只是因為我過去,並不是很在意要打扮自己,我並不是一個漂亮的人,但是因為有了哈迪之後,因為常常帶他出去拍照有些人會拍下我們一起合照的畫面。

一開始我穿得有點隨便,因為很少出門,但是看著照片裡的哈迪,我覺得要讓哈迪有更好的旅行體驗,想要在服裝上或者是一些事情上,感覺是很認真的在對待和他一起相處的,這種莫名的情緒讓我決定重新看待這件事情。

 

這些時光如果只是跟自己一個人出去的話,我通常不會想要特別的打扮自己,甚至連出去的動力都沒有,因為過去發生了一些令人傷心的事情,遭受到侵犯和不恰當的肢體接觸,以貌取人的價值觀,讓我覺得把自己打扮得漂漂亮亮的,也許並不是一件好事。

但是對哈迪的話,就沒有關係,不用特別的漂亮也不用化妝,只要有基本的乾淨,跟體面就好。

跟哈迪在一起,讓我用不同的觀點,看到很多這個世界的美好,留下了很多獨一無二的照片,願在這個黑暗冰冷的世界,能有一個溫暖你、讓你綻放光芒,持續的向前走著,感受到生命的所有美好,感受到什麼是「愛」的那個人。

 

 

評分者:Hadi & Arrow
評論分數
5.0

廣告刊登